秋日胜春朝(徐玉松)

摘要:“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”,这是杜牧的诗句,表达了作者对秋天的喜爱之情。他将一片枫林秋景展现在我们面前。你看,在秋阳晚照下,枫叶流丹,层林尽染,灿若朝霞,艳如织锦,岂不比二月里的春花还要美丽!

秋日胜春朝

文化信使/徐玉松 编辑/明月

  “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”,这是杜牧的诗句,表达了作者对秋天的喜爱之情。他将一片枫林秋景展现在我们面前。你看,在秋阳晚照下,枫叶流丹,层林尽染,灿若朝霞,艳如织锦,岂不比二月里的春花还要美丽!透过这片红色,使人看到了秋天具有春天一样的魅力,秋天具有春天一样的欣欣然,怎能不令人心旷神怡,流连忘返?“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”,然而刘禹锡的《秋词》,却另辟蹊径,一反常调,他以其最大的热情讴歌了秋天的美好。自宋玉于《九辩》中留下“悲哉,秋之为气也”的名句后,悲,就成了秋的一种色调,一种情绪;愁,也就成了心上的秋了。然而,诗人开篇,断然否定了前人悲秋的观念,表现出一种激越向上的诗情。“我言”说出的是诗人的自信,这种自信,尽管染上一种不幸的色彩,然而,诗人宽阔豁达的胸襟却非凡地融解了这种不幸。“胜春朝”是诗人对于秋景最为充分的认可。这种认可,绝非仅仅是一时的感性冲动,而是融入了诗人对秋天的更高层次的理性思考。

  秋天真的很美,它绝不输于春天。昨天路过一家小店,见一路人手举手机在那里录像、拍照,我顺着她的相机看过去,一株开满枝头的向阳花映入眼帘,那拇指与食指相圈般大小的花朵,那如葵花般向阳的黄色花儿,那一点没感觉到严冬已经来临的临危不惧的气势,你怎会想到深秋的来临,你怎不以为是百花盛开的春天在继续。

  我在邻居家看到,那九月菊一个个豆粒大的花苞盎然立于枝头,叶片一点没有深秋欲来的慌张,坦然地舒展着,看着花骨朵,我的眼前一片黄色的九月菊灿然地微笑着。不禁想起黄巢的“待到秋来九月八,我花开后百花杀。冲天香阵透长安,满城尽带黄金甲。”黄巢流传下来的三首诗中,有两首是以菊花为题材的咏物诗。其中,《题菊花》写道:“飒飒西风满院栽,蕊寒香冷蝶难来。他年我若为青帝,报与桃花一处开。”表现了他的顽强斗志和必胜信念。这首《不第后赋菊》的境界比《题菊花》更雄伟、豪迈。在这首诗中,诗人运用比喻的手法,赋予菊花以农民起义军的英雄风貌与高洁品格。黄巢的这首诗托物言志,借咏菊以抒抱负,气魄恢宏,笔势刚劲,格调雄迈,成功地塑造了主人公那身披甲胄,手擎长剑,气冲霄汉的英雄形象,对后世许多有志之士的思想产生了积极影响。

  秋天走进校园,银杏树叶子翩翩飞舞,那一片片叶子就像是一个个扇子,再仔细看,扇面的边缘还镶了一道金边。秋天像是一位魔法师,挥动着大笔,把枫树林染成了红色;把银杏树林涂成了黄色,一片片银杏树叶子飘落到地上的时候,铺在地上如金子一般,供游人欣赏,让大家与这美丽的秋天合影留念。校园里一棵一人高的月季牡丹开得正艳,那白中透粉的颜色让你越看越爱看,简直就不想离开。

  昨天听到有人说“杏福山庄”的杏树有的开花了,是花儿忘了季节,还是为了凑趣,反正是反季盛开了?

  在这美丽的季节,邂逅一场花事,秋日真的胜了春朝。

  (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拍摄)

小链接
  徐玉松,辽宁省朝阳市龙城区边杖子小学教师,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。爱好文学,喜欢与学生一起写,教学相长。指导学生写的征文多次获奖,喜欢写随笔,更喜欢今日朝阳网这个平台。

  [责任编辑 赵盼]

好名声网

【本网声明】


网站首页
企业
文化